今天在鱼塘看到不少鱼。
白王孤独地游弋在鱼群之外,不时低头,在鱼塘的底部寻找什么。它甘愿把头埋在鱼塘的底部,咬了点什么,然后把一团泥沙从口中吐出。但是,它却不愿意正眼哪怕看一下它的臣民。我感到它是疯了。接着,它渐渐上升,跃出水面,又跌入水中。水花溅落我的脚边,让我不由得退后一步。它真的已经疯了,疯得无可救药。
金后在其他红色鱼的簇拥下,缓缓游荡。它总是和白王保持着一段距离,并不愿过度接近。每次在毫无方向的游动中,它接近白王,但双方像是有默契般,再次逐渐拉开了身影。最终,它离开红色鱼群的簇拥,远远游到水池中心,悬浮在那,一动不动,像是想到了无数往事。
在满池红色的鱼群之间,更多的黑色小鱼游动着,远处看去甚至还难以发现它们。我感到,这正是鱼群宫殿之间,无数不起眼的劳工和奴隶,它们按照水流的规则而游动,不知道自己正在做着什么,但又确实是在做着什么。或许它们已经被定为巨大魔法阵的笔画,而一个笔画,是不需要了解魔法阵在做什么的。又或者,它们只是某个伟大鱼王的遗留,它们的王抛弃了它,只留下白王对他们不理不睬,任它们在水中胡乱地转动。
看到这些鱼儿,我仿佛想到很多,手里小学生作文般的文字,完全无法记下它们那浑浑噩噩,却又充满灵性的举止。只有鱼儿们用身体组成的画面,在我的记忆深处,深深地扎根。

过去

勇者左手持盾,右手执剑。双眼紧盯面前那黑暗与可怕的存在。并没有多少人,敢于如此站在魔王面前,直视它的形貌。而魔王血红的双眼,也同样打量着方才前来的渺小人类。
血色的目光,扫过勇者手中的盾牌。那是一块扭曲变形,上面带着巨大痕迹的物体,像是历经巨大力量的冲击,而临近崩溃的边缘,显得连普通战士的一击,都难以抵挡。勇者的铠甲,同样残破不堪,它以一种勉强的方式固定在身体周围,而不至散架。
勇者想起,就在两天前,他被打成这副模样的一幕幕。以及,比身体伤痛更甚的,心中的剧痛。
Continue reading

(2015.12)生存于这个世界上及其他

生存于这个世界上及其他——杂谈《零/碧之轨迹》和《Shadowrun Returns》系列
这篇其实除了分析评论也有些推荐的性质,给没有玩过零/碧之轨迹和Shadowrun Returns系列的玩家介绍一下这两个非常带感的SRPG系列,不论自己体验还是作为游戏设计的参考都是非常棒的。
发在6R的地址:http://rm.66rpg.com/thread-386690-1-2.html
Continue reading

(2015.12)三题故事:雨夜,机械,痛苦

和群友写三题时候写的小故事。

深夜。我的家在镇东,我的单位在镇西。我踏上从单位回家的路。
镇子并不大,这段路我只需要步行就可以了。
像往常那样,我一边行走,一边低着头,看自己的影子在路灯下慢慢缩短、凝结,直到我通过路灯的一刻,又开始拉伸、松弛,新的影子也慢慢在身后出现,循环往复,无穷无尽。
Continue reading

(2015.10)无标题的写作练习,现代奇幻风(诶)

已经两个星期了。小刘像前几天一样,猛点邮箱网页上的刷新按钮,但是他所期待的邮件,本应在一个多星期前就到达的邮件,依然没有出现。

就在他暗叹口气,准备睡觉时,页面上忽然出现“1封未读”的提示。正是他所期待的发件人,然而这一封未读邮件的标题,却不是他所期待着的Re开头。

Continue reading